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本站首页 佛学文章 下载中心 地藏图库 佛学影视 在线礼佛 念 佛 堂 修学日历 读经仪轨 地藏建站
 
地藏莲社 》》欢迎您! - dizh>>佛学文章>>弥陀莲社>>往生纪实>>净土圣贤录续编易解卷一
净土圣贤录续编易解卷一
2006年06月22日16:09文章来源:地藏莲社作者:佚名访问次数:6743 字体: 繁體

净土圣贤录续编易解卷一

淨土聖賢錄續編偈淨業弟子胡珽述

   我觀真性海 妙湛本不動 世出世間法 無一不具足 上齊一切佛 下同含識類 平等絕思議 離諸分別相
   真俗皆無礙 理事悉圓融 剎那不覺了 捏目忽生華 無明為繫縛 障蔽智慧日 故於一相中 妄起淨穢見
   忘本唯逐物 念念入輪回 由是顛倒心 沈淪難脫離 隨業而流轉 聖凡從此隔 豈知十方剎 皆是一心生
   覺心如虛空 世界如浮雲 聚散本無跡 幻生而幻滅 但隨心淨垢 剎剎各差別 業濁現五濁 眾苦所逼惱
   心淨感淨土 七寶為莊嚴 迷人但執境 東西自不同 如人在夢中 還受夢苦樂 覺知夢非真 苦樂自然滅
   我佛大慈悲 示此異方便 一句阿彌陀 能截生死流 不出娑婆界 穩坐紫金蓮 彌陀及心土 非一亦非二
   若能如是解 決定入無生 我今輯斯錄 普勸諸有情 願見者聞者 悉發菩提心 修諸福善業 回向無上覺
   仰祈三寶力 冥熏而加護 令我及眾生 同生極樂國

--------------------------------------------------------------------------------

淨土聖賢錄續編體例要旨之說明

  一、此錄的體例皆以前錄《初編》為準。例如:出家比丘、比丘尼二眾的名字只用一個字代表,在家者則仍然書寫二字為名。而二林居士(彭際清),除了每一個往生傳記所記載的往生者之外,凡是所引證的人物,一概都以『字』來稱之,這是為了尊敬每一個往生傳記的主人翁。因為前錄是由居士身份的人所編訂的緣故。

  二、前錄《初編》首先標示教主,其次是闡揚佛教的聖眾,這是為了探本窮源之意。此書既稱《續編》,則前錄所標示的教主及佛教聖眾,在此可以不贅述。而明朝以前的諸淨土書,前錄《初編》已經差不多都引用過了,因此本書的分門別類,則以比丘在最前面。而年月的編排,則以清朝初年為開始。只有敘述事蹟的前後,而不論品位之高低。然而恐怕本書所收集的有限,掛失缺漏必定很多。祈願諸位君子,贈我遺珠,以作為《續編》後的《聖賢錄三編》之資料。

  三、《染香集》等諸書,只要臨命終有正念者,就遵照其事蹟登錄記載。往生時所感應的瑞相,雖然有的是隱而不見;有的則是很明顯,因此很難以瑞相的有無,而說一定是往生或不往生,所以一定要從其平日的修行去求證。如果其願力不深,功夫未成熟,只是等到臨命終才念佛,如此難保能決定回心往生。而此錄中如王貞生、施靜巖等人,雖然也是只有十念的誠心,實則具有百倍的勇氣。必須要像如此的人,往生西方淨土才可預先得知。否則名實不符,恐怕有魚目混珠的疑慮。因此稍微加以刪改淘汰,以求一致。

  四、近來記載往生者,其事蹟只要一經引用,則其事蹟的內容會漸漸增加。二林居士深痛這種不求實事的陋習,所以在前錄中,每一篇傳記後,都加註原書的名稱,以證明其來源無誤。此書仍舊依其體例,只是稍微修改其鄉野鄙俗的詞句。而其間有近代現今的故事,一定是出自不妄語者的口中,然後再向往生者的老友再三地諮詢探訪,才敢開始著手書寫。如果是淨行可以供讚歎傳頌,但其臨命終沒有正念,則一概不隨便登錄。

  五、蓮池大師的《往生集》裡面,往生者的傳記後面附帶有讚歎之詞,以顯示其隱微難知之義。而前錄只有總論,讚歎之詞一概簡略不登。現今此書則對於若有義理不明者,也學習蓮池大師用評論來顯示之。不是我敢妄生知見,姑且只是為了引導初機而已。

--------------------------------------------------------------------------------

淨土聖賢錄續編卷一

往生比丘第一

清 性修

  性修。不清楚他的出身。清世祖順治年間(西元一六四四~一六六一年),居住於常德府(湖南)的圓照庵。平時過著粗衣淡飯的生活,每日課誦阿彌陀佛一萬聲,無論寒暑都不間斷。遇到收成不好的年頭,性修法師便將所有的錢、米、布帛,全部布施給飢寒孤苦的人。徒弟信眾們交相地責備他,而性修只是含淚念佛而已。年七十歲時,在往生的一個月之前,自知時至,到了預知的那一天,含笑坐化而往生。此時天樂從空中來迎,遠近都聽得到,而室內的異香,經過一個月仍不散去。(身世金丹)

  評曰:「不吝惜布施則貪業盡,含淚念佛則瞋業盡,自我的需求很簡單儉樸則癡業盡。如此三業盡了,則往生的品位一定很高。而所謂的『異香天樂』,難道不正是他清淨梵行的戒香芬芳,和以深信切願持念佛名之心聲、嘹亮響徹於淨土所感應到的嗎?」

--------------------------------------------------------------------------------

清 行修

  行修。俗姓陳,泰州(江蘇泰縣)沙村人,在家時從事農耕的工作,目不識字,因貧困而無法維生。有一天,跳水想要自盡,被一位白衣人從水中救出。年三十一歲,出家為僧。無論冬天或夏天都只穿著一件僧服,修習苦行數年。有一次,朝禮普陀山,走到一半發現已無路可走,剛好遇到一位老人引導到他家投宿。等到天亮,看見老人的家只是一堆廢墟而已。行修法師從普陀山回來後,以龕為座,禪坐在南關外荒涼的墳墓堆中,常常五天、七天不吃飯,而參究禪宗向上開悟之事。有一日深夜,有人敲擊他的坐龕,說:「你可以受法。」行修法師隔著坐龕見到橋下有一艘大船,船上點著燈火並鼓奏樂曲而過,行修於是大徹大悟。後來遷居到覺印寺,精進修習淨土法門有六年。

  清聖祖康熙四年(西元一六六五年)春天,行修法師告訴人家說:「明年六月二日,我就要走了!」隔年的初夏,很多人都來詢問消息,州長恐怕他蠱惑群眾,於是派遣士兵守著他,並說:「時間一到若不應驗,一定用王法處置你。」六月初一仍然和平日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徵兆,眾人都為他擔心害怕。第二天早晨起來,自己書寫偈頌曰:

  「慧日中天照大千,晝行禮拜夜參禪,眉間斜掛吹毛劍,地獄天堂任我前。」然後自己端坐於龕柩中,請人抬龕柩到一座橋上,行修法師說:「不可!這裏的人都是畜生樣。」於是抬至東壩橋,行修說:「為我朝向南方。」然後手拿著木魚而念佛,突然間有一縷輕煙從他的鼻端飄起來,一會兒之後火勢旺盛,而木魚及念佛聲,清脆響亮直達雲霄。此時忽然聽到龕柩內發出巨大的聲響,龕頂飛出落在百步之外。火化完之後遺留一物,形狀如蓮華,堅固潔白而不碎。(揚州府志。蓮藏。揚州府志記載行修法師十一月初一圓寂,與蓮藏不同。)

  評曰:「自己出火焚身,並不是顯異惑眾、虛偽矯飾的人可以辦到的。尚未得道的人,切勿生此妄想,以免著魔發狂,永墮惡道啊!」

--------------------------------------------------------------------------------

清 忍生

  忍生。俗姓李,山西平陽府尊貴世族的子弟,從小厭惡俗世。年四十四歲,出家參禪,精深而有所悟入,後來仰慕念佛法門。行腳至泰州(江蘇),遇到下河人楊居士,建造庵院供養他,忍生法師於是在當地閉關,精進修習淨土法門,並且度化教導各村莊的信眾。而後因為下河地區淹水,又回到本州勸勉及教化大眾,因此家家戶戶都念佛。

  清聖祖康熙八年(西元一六六九年)正月初,預知時至,到處向各施主辭別。十九日,自己沐浴更衣,囑咐大眾念佛要緊,然後盤腿坐化往生,此時異香充滿於室中。到了二十六日,當龕柩抬到野外的時候,其龕柩自動出火焚化。(蓮藏)

--------------------------------------------------------------------------------

清 仁筏

  仁筏。俗姓裴,常州(江蘇)北郭人。仁筏法師的父母早逝,家庭的產業因而凋零衰敗,於是受雇為人幫傭工作。年三十多歲時,聽聞淨土法門,因此發心出家。出家後募款刊印淨土經書,廣泛布施給四眾弟子。然後在華山受具足戒。平日學習禪定,每天夜裡一定禪坐有數炷香之久。

  清聖祖康熙十九年(西元一六八○年)七月,忽然得疾病。同月二十一日與諸道友訣別,隔天清晨四點前後,告訴徒弟說:「我走了!」於是整衣端坐。有僧人在旁默誦佛號,仁筏法師說:「念佛要大聲的念!」然後自己高聲稱念佛號一聲而往生。(蓮藏)

--------------------------------------------------------------------------------

清 實(王+永)

  實(王+永)。字珍輝,俗姓陳,鳳陽府(安徽)霍邱縣人。實 誕生時有祥瑞的光明照四周的鄰居,而且異香滿室。年幼時有奇異之相,皮膚不會沾染塵垢。生性慈悲忠厚,喜歡聽僧眾誦經。私塾裡的老師所教授的學問,他都能過目不忘倒背如流,因此老師非常喜歡他,並告訴他的父母說:「這個孩子實在不是世俗一般人,乃是佛門中的法器,千萬不要不知而誤了他!」父母都同意老師的看法,於是送他到本縣的大悲庵,跟隨心開和尚剃度出家。緊接著就受具足戒,研究《華嚴經》、《涅槃經》等諸大部經典,好像宿世以前曾經研究過一般地熟悉。後來移居到龍潭下院,一心一意修持淨土法門,歷經三十年而始終如一日。

  清聖祖康熙六十一年(西元一七二二年)春天,示現些微的疾病,自知塵緣已盡,交待吩咐寺院的事務之後,只有專注一心求生西方淨土。到三月四日早晨,命令弟子準備熱水沐浴,並召集大眾一同稱念佛號數百聲,隨即安然往生。後來火化時,其火焰的光芒有如五彩色的雲霞,散佈於四周圍的山區。世壽四十八歲,僧臘三十一年。(南山宗統)

--------------------------------------------------------------------------------

清 常智

  常智。字聞慧,淮安沭陽(江蘇)人。常智法師小時候就喜歡禮拜觀音大士,年紀稍長即出家,前往聞思寺受具足戒。有一日,隨大眾課誦,誦到《心經》『心無罣礙』的經文時,胸中凝結已久的疑問,頓時渙然開解。於是渡江遍遊各個名寺,參訪諸位善知識。

  如是經過一段很久的時間,沒有遇到契合的善知識,回到本寺後,即專修淨土法門,精嚴戒行。只要有人犯過,一定循序漸進耐心地教導。若有不恭敬隨順的人,也一定委婉地請他離開,臉上從來不曾有怒色。又與諸同志結社修習懺法。

  命終的數個月之前,就知道自己要往生的日期,並告知一切同社的道友。日期一到,常智法師集合大眾禮佛,然後叫旁人準備熱水沐浴,隨即正身端坐而往生。火化時,有紫色的蓮華大如斗,從火光中湧出,蓮華上有層層的光芒,影像就如同常智法師的樣子,經過一段時間才散去,當時眾人都看到此情景。(南山宗統)

  評曰:「『所謂的明師,沒有比阿彌陀佛更好的了;所謂的善友,又有誰比得上一生補處的菩薩呢!』以前的人曾經如是說過。反觀後世末法的出家眾,輕視淨土法門,往往指稱求生淨土為著相求菩提。若不是宿世具有慧根,能洞悉明了解脫大道的人,很少不為其所動搖迷惑。常智法師到處參訪而不契悟,因此老實修行念佛法門才得到真實利益,此是何其幸運啊!」

--------------------------------------------------------------------------------

清 絡絲僧

  絡絲僧。出身不詳,住在杭城的東園。在俗家時以紡織絲線為業,後來放棄絡絲而出家,因此被稱為絡絲僧。出家後獨自一個人居住在破庵裏,晝夜念佛不斷。後來,因為無法維持生計,於是告訴以前的雇主說:「只要給我飯吃,我依然如從前為您絡絲,可以嗎?」雇主因此答應他。既然飲食獲得解決,於是每天就手裏機機軋軋地絡絲,而口中喃喃不斷地念佛,也沒有再做什麼其他的事,如此經過了數年。

  有一日,攜帶滿筐的廢紙,想向西泠居士吳樹虛換一百錢。居士問他原因,絡絲僧緩緩地回答說:「在老居士面前不敢有所隱瞞,我將於某日往生西方淨土,只是想要買一擔柴火罷了!」吳樹虛說:「果真如此,我供養師父木柴。」絡絲僧合掌答謝他,然後擔柴回家,並且和吳樹虛約定某時到他的庵裡,為他作往生西方的證明。

  吳樹虛屆時前往,絡絲僧已堆積木柴為座,並且趺坐在上面,四面用火點燃。絡絲僧在火中舉手向吳樹虛道別,接著忽然以手從臉上抹過,臉上頓時現出黃金色,一會兒就坐化往生。吳樹虛因此感歎地說:「古代高僧大德奇妙的行蹤,今日又再次見到了啊!」(染香集)

  評曰:「堆疊木柴自己燃火,與行修法師的鼻端出火自焚,看似相同其實不同,但哪裏又知道絡絲僧所焚的,不是三昧真火呢?」

--------------------------------------------------------------------------------

清 廣志

  廣志。字爾立,浙江會稽人。出家後,結茅屋於天台山的黃金洞,平日專修淨土行業。蘇州有一位殷天成居士,到天台山齋僧,由於佩服他的道行,於是迎請他到吳山的接引庵居住,居住了將近三十多年。廣志法師隨眾生的根機而化導,並且指引大眾歸向西方淨土,依止他受戒者,累計有百人之多。廣志法師時常刻定期限精進念佛,晝夜之間念佛的聲音從不停止。其徒弟去拜訪他,看見廣志法師經行的地方,有阿彌陀佛四個大字,綻放金光,其弟子非常驚訝,因此問他,廣志回答說:「是你自己本性光明的顯露吧!」

  清高宗乾隆二十六年(西元一七六一年)四月十五日,命令弟子四人到庵中供佛,四人準備回去時,廣志法師告訴他們說:「明日中午前,你們要來送我。」約定的時間一到,大眾都來了,廣志法師即焚香,並誦佛號千聲,接著就安然地端坐而往生。(西方公據集驗)

--------------------------------------------------------------------------------

清 道證、梅松

  道證。杭州人,居住於郡東的大椿禪院。生性誠實,專修淨土法門。道證法師每天有三個時段,每次以一炷香的時間為限,長跪於佛前,虔誠地持佛名號。年八十歲時,有一天告訴大眾說:「明年二月十二日,我就要往生西方了!」

  到了那一天,道證的色身並沒有任何的異狀,所以有人戲笑他說:「今天已經是二月十二日了,法師您何不往生西方呢?」道證法師驚訝地說:「今天果真是我預定往生的日子嗎?」說完隨即沐浴焚香,召集大眾之後,無疾而往生。

  當時有一位梅松法師,與道證法師同修淨土法門,住在妙嚴寺。當天夜裡,夢中有人告訴梅松法師說:「道證法師已經坐化往生,你為何不去送他呢?」梅松醒來後趕去看他,撫摸著道證的背部說:「你我平日相知,臨去之時為何沒有給我消息呢?雖然如此,我也是不久於塵世了。」回到寺裡三天後,也安然坐化往生。此事發生在清高宗乾隆三十年(西元一七六五年)。(染香集)

  評曰:「道證法師預定往生的時候已到,卻忘了要往生西方,臨去之前也沒有任何的徵兆,這是因為無心於生死啊!而梅松法師隨後坐化往生,難道不是他淨土的行業已經成熟才能如此的嗎?」

--------------------------------------------------------------------------------

清 千一

  千一。字遠人,俗姓王,浙江海寧人,居住在西湖的昭慶寺。平時嚴謹持守戒律,精勤念佛,生性喜好寂靜獨居,因此在他住處的門上題名為『廬山僻處』,自己一人在其中潛修。清高宗乾隆四十三年(西元一七七八年)的秋天,有一位同參道友來拜訪他,千一法師告訴他說:「您來得恰好,正好我要往生西方,你可為我作證明。」接著說偈頌,然後坐化往生,後來為他建塔於寺院的左方。(染香集)

--------------------------------------------------------------------------------

清 徹迷

  徹迷。俗姓鍾,浙江嘉興人。為人樸實,中年時前往海寧的護國院,於定高和尚的座下剃度出家,一心修行淨土法門。後來遷移居住在延恩寺,無論出入來去,都是拿著念珠默念觀想,其他沒有什麼別的專長,眾人大多忽視而沒有在意他。

  有一天,徹迷法師告訴同寮的住眾說:「我將要辭別諸位大德。」大眾問他要到何處?他說:「往生西方。」大眾都笑他。而後數日,徹迷法師有一次從外面回到寺裡來,又告訴他們說:「我今天下定心意決定要往生了!」過了一會兒,自己更衣趺坐,大聲地說:「我去也!」說完後就寂然不動,大眾都呼喚他,而他已經安然往生了。此時為清高宗乾隆五十六年(西元一七九一年)。(染香集)

--------------------------------------------------------------------------------

清 嵩安

  嵩安。不清楚他的出身,住在舒邑(安徽廬江縣西)的白衣庵。性情樸實愚鈍,受戒於慈濟履實和尚。因宿世具足信根,荎村道人教他持誦《法華經》,頗能有所悟入。後來堅定意志精進念佛,無論晝夜都不中斷。晚年得腹部鼓脹的疾病,自己知道是宿世定業,因此安然而不以為意,依舊念佛如平時一般。後來病重將死之時,徒眾前往探視他,嵩安法師阻止他們,並屈指說:「你們當於某日來等候。」到了那一天,自己沐浴更衣,並告誡徒弟們不准哭泣,必須高聲地念佛,幫助他往生。才一會兒,即安然往生。(蓮宗集要)

--------------------------------------------------------------------------------

清 邁春

  邁春。俗姓周,安徽桐縣人。幼年讀書時即非常地聰明有智慧,喜好佛教的經典。年十九歲時,遊訪靈隱寺,登上法堂,看見『心空及第』的匾額,而有所省悟,因此出家於天竺山的延壽堂。到處參訪各地名山,後來到了福嚴寺。樹蓮和尚知道他堪為法器,有一天問他說:「煩惱起來時,將如何止息?」邁春說:「本性湛然清淨,有何煩惱呢?」樹蓮和尚深覺契合,於是便將大法傳授給他。

  邁春法師雖得法於禪宗,但仍然崇尚淨土法門。等到他住在雲寺後,即率領大眾念佛,每次以二十一天為一期精進念佛,周而復始,如是經過數年而不間斷。後來,又以百日為一期,晝夜不斷地持念佛號,而不曾展開被褥在床上休息。清仁宗嘉慶十二年(西元一八○七年)冬季的某一日,沐浴端坐,告訴大眾說:「我剛才聽見鸚鵡念佛、法、僧,其音聲悅耳微妙,實在是令人感到很喜樂。」說完後即合掌往生。(染香集)

--------------------------------------------------------------------------------

清 律淨

  律淨。字明徹,俗姓錢,湖州德清(浙江吳興縣)人。年四十歲時,在杭州的慈聖庵出家。接著前往東園的德寧庵,以持誦《法華經》為每日的功課,歷經二十年而不間斷。有一天,他的同參道友戒乘告訴他說:「你的道心如此堅固,如果能夠再加上念佛迴向,那就更好了!如天台智者大師已得法華三昧,尚且還要求生淨土,你何不如此呢?」說完後,將智者大師著作的《淨土十疑論》拿給他閱讀,律淨法師猛然而有所省悟,自此以後,誦經完畢即念佛迴向。

  如是過了一年多,於清仁宗嘉慶十一年(西元一八○六年)七月,告訴徒弟增秀說:「我在中秋之前,將要往生西方。」到了八月二日又說:「初七那一日卯時(早晨五~七時),我就要走了。」弟子問:「師父您怎麼知道呢?」律淨笑著說:「這個就像水到渠成一樣(自然而然的)。」時間一到弟子們前往探視,看見律淨已穿著新衣正身端坐。此時鄰近的僧人,大多前來念佛相助,律淨制止他們說:「用功全在平日,到了臨渴之時才來掘井有什麼用呢?」說完後自己就移坐在龕柩中,說偈頌曰:

  「吾年六十九,真實不虛口,放下這雙手,直往西方走。」接著就合掌而入寂往生。(染香集)

  評曰:「前面的仁筏、嵩安法師皆令大眾高聲唱佛,以此顯示往生助念的助緣是很要緊的!而此處律淨法師所謂的『臨渴掘井』者,正表示他修行的功夫已達到純熟,這是勉勵後代世人要在平日精進修行。然而念佛三昧未成就的人,切勿以此為藉口,即使已證得念佛三昧,也應當提倡助念,以期能夠普遍利益一切的眾生。律淨法師所說的境界雖然很高,但不足以普遍地效法。」

--------------------------------------------------------------------------------

清 慧明

  慧明。寧波(浙江)鄞縣人。居住在杭州的報國寺。性情質樸為人正直,平時只會念佛而已。每次執持阿彌陀佛的洪名時,其聲音如潮水般地沸騰,其所點的香燒盡了也不知道。慧明法師每次只要得到布施就去放生,一面放生一面稱念佛名,其放生的功德必定迴向西方。平日見到人時也不作寒暄問候之語,只是說:「死期到了啊!快些念佛。」後來,越中(江浙一帶)的僧俗二眾,凡是知道慧明之名的人,每當遇到有人病危,即延請他來念佛,作為幫助病人往生的助緣。

  有人請問他念佛有什麼所得,他說:「我回憶以前患熱病的時候,一日比一日嚴重,幾乎不能支撐下去。所幸意根中的佛號,一句接著一句而出,連綿不已。後來病魔消除,竟是仗此連綿不斷的佛號而痊癒。自此以後,無論行住坐臥語默動靜之間,皆有一佛號從意根心中,一句接一句而出。」

  清仁宗嘉慶十二年(西元一八○七年)頸部後面長腫瘤,但是從來沒有痛苦呻吟。臨命終時,臉色和悅,手中作輪轉念珠念佛的樣子,念佛一段時間之後即往生。在此之前,杭州城裡的某人,夢見他以前認識而已經往生的黃和尚告訴他說:「我勸你歸依慧明法師,你卻因循懈怠而不去,如今慧明法師在這個月內就要往生西方,再遲就來不及了,你應當儘速前往歸依他。你的法名為大通,已為你事先預定好了。」

  此人醒來後覺得很奇怪,因此天一亮即起來前往報國寺,而慧明法師此時已經病情發作得很嚴重,於是趕忙邀同伴一共五人請求歸依,慧明允許之。等到授法名時,慧明法師親筆寫了五個字,作成紙卷放在香案旁,告訴他們說:「我在病中來不及一一囑咐,法名的下一個字皆是『通』字輩,你們隨緣各自取上一字。」某人正好拾得『大』字,此時宛如夢中已經發生的事一般。(染香集)

  評曰:「歸依而能夠預定法名,這是什麼道理?因為往生極樂世界證得宿命通的人,對過去、未來多劫中的事,都可以完全知曉,況且這是最近一、二日中的事,又有什麼難以知道的呢?」

--------------------------------------------------------------------------------

清 一禪

  一禪。海寧(浙江)人,在家時以屠宰為業。年四十歲時痛悔前非,自己思惟只有出家,才可解除此殺業。於是在他居住之縣城的海音寺剃髮出家。不久之後,受具足戒,擔任『監院』的職事。平日誦經念佛,發露懺悔,其功德皆迴向淨土,至誠懇切努力精進地修行,如是歷經二十餘年而不懈怠。

  清仁宗嘉慶十二年(西元一八○七年),此時一禪法師已經六十八歲,辭退監院之職,而閉關數月。到了臘月(十二月)二十八日,命令大眾念佛一晝夜。隔天早晨,沐浴、禮佛之後往生。其遺體火化後,獲得白色舍利子數十顆。(染香集)

--------------------------------------------------------------------------------

清 際醒(蓮宗十二祖)

  際醒。字徹悟,號訥堂,俗姓馬。京東(河北)豐潤縣人,年幼時精通經典史籍。剃髮出家後到處參訪各個講席。廣博通達法性及法相兩大宗派,對於法華一心三觀及十乘的要旨,特別有心得。後來,參訪廣通寺的粹如純禪師,探究明心見性的大事,兩人應對之間互相契合,純公於是為他印證。後來,純公遷到萬壽寺,際醒便繼承他在廣通寺的席座,而在廣通寺策勵後學,當時的宗風因此而大振。

  際醒法師有一次說:「永明延壽禪師,乃是禪門的一大祖師,尚且要歸心淨土,何況現今是末法時期,更應遵承永明禪師的遺風。」於是專修淨土法門,主張宏揚淨土宗。每天只以極短的時間會晤賓客,時間一過則只是自己禮佛、念佛而已。接著遷至覺生寺擔任住持。很快又退居到紅螺山的資福寺,因僧眾仰慕其德望,追隨他而來的人愈來愈多,資福寺於是成了叢林。際醒法師終日為法為人,內心始終沒有絲毫的疲厭,一心一意只以淨土為依歸。每當開示演說如來救苦與樂之恩德,常常自己感動地隨聲落淚,聽講者也莫不涕泣沾衣。際醒禪師的語錄有二卷,其中的開示尤其懇切至要。略言:

  「在我們生死的關頭,只有二種力量。一者『心力』,臨終時心緒紛亂變化多端,心念偏執何處,生死便趨向何處。二者『業力』,就如同人負債一樣,業力強者就先牽引生死。業力最大,而心力更大,因為業報本無自性,全依於心,因此心力重大能使業力增強。如今以『重大的心力』而修淨業,則淨業強,他日報盡命終,必定往生西方,而不生於他處。如同大樹大牆,平常就向著西方而傾斜,他日若倒塌,絕不可能向他處傾倒。

  什麼是『重心』(重大的心力)呢?我們修習淨土法門的人,信念最重要的是在於深;願力最重要的是在於切,因為信念願力深切的緣故,一切的邪說不能動搖迷惑,一切的外境塵緣不能牽引流轉。假使我們正在修習淨土法門之時,達磨祖師忽然現前,命令我捨『淨土』而趨『禪宗』,可以立地成佛,我也不敢從命。又即使釋迦如來忽然現身,告訴我更有其他的殊勝方便、勝過於淨土者,命令我捨此從彼,我也不敢依從他的教導。這就是所謂的『深信』。假如赤熱的鐵輪,旋轉於我們頂上,也不因為這種痛苦,而退失往生之願。又若轉輪王勝妙五欲的依報現前,亦不以此為樂,而退失往生西方淨土之願。如此逆境和順境到了至極之處,尚且不改所願,這就是所謂的『切願』。

  信深願切,這就是所謂的『重心』,以此重心修淨業,淨業必強,而業強則往生極樂世界的淨業成熟。極樂淨業若成熟,娑婆世界的染緣便已盡了。因此臨命終時,雖然希望輪迴的境界再現於前,也不可得啊!雖然希望阿彌陀佛極樂淨土不現於前,也是不可能的!然而此信願,最重要的是必須在平時就努力培養,屆時自然不會誤入歧路。

  譬如古代大德臨命終時,六欲天的童子次第接引,皆不去,而專心至誠等待阿彌陀佛的接引,等到佛現前才肯往生。臨命終四大分散時,是何等痛苦難忍的時刻啊!而天人的接引,又是何等殊勝快樂的境界啊!假如平常信願不是到十分堅固的地步,正當此時面對此境,心還能強作主宰嗎?」又說:

  「曾有修禪者問:『一切諸法,悉皆如夢。娑婆固然是夢,而極樂亦是夢,同是一場幻夢,修行又有何益呢?』答:『其實不然,七地菩薩以前,仍是夢中修道。無明的這場大夢,雖是等覺菩薩猶是眠而未醒。唯有佛陀一人始稱『大覺』。當迷夢的幻眼未睜開之時,苦樂皆是清清楚楚宛然似有,與其在夢中受娑婆之苦,何不在夢中受極樂之樂。何況娑婆之夢,是從夢入夢,輾轉不斷地沈淪昏迷。而極樂之夢,是從夢入覺,逐漸至於大覺。幻夢之名雖然相同,但所『夢』的境界,實在是不相同啊!怎可一概而論呢?」

  清仁宗嘉慶十五年(西元一八一○年)二月,預知時至,於是向護法的信眾辭行,並囑咐說:「虛幻的因緣不會長久,虛度了此生實在很可惜,你們各個自己應當努力念佛,他日來年在極樂淨土好相見。」臨圓寂的半個月之前,示現疾病,命令大眾助念佛號,際醒法師見到空中幢旛無數,自西方而來,於是告訴大眾說:「淨土之相已經現前,我將向西方歸去了!」

  到了十二月十七日申時(下午三~五時),又告訴大眾說:「昨日見到文殊、觀音、勢至三大菩薩,今天又蒙阿彌陀佛親來接引,我往生去了。」大眾更加懇切高聲地念佛。際醒法師此時面向西方端坐,合掌凝視說:「稱一聲洪名,見一分相好。」說完後結手印而往生。大眾都聞到異香飄散在虛空之中。往生後開著龕柩七日,面貌如生,頭髮由白變黑。火化後獲舍利子百餘顆。世壽七十歲,僧臘四十九年。(徹悟禪師語錄)

  評曰:「禪師既通達禪宗又通達教理,而卻獨獨歸心於極樂淨土。考究際醒禪師精嚴的修行,教導後學之至誠懇切,與淨土宗歷代的祖師大德,有如同一個典型啊!永明大師所謂的『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世作佛祖。』我於際醒禪師身上即見到了!」

--------------------------------------------------------------------------------

清 起信

  起信。字香海,俗姓單,富春(浙江富陽縣)人。父親華藏,精博通達佛教的經典,並且明瞭宗門向上頓悟之事。於是令起信出家,前往南屏求受具足戒,並教他參究『念佛者是誰』的話頭。起信窮盡心思努力參究,常常徹夜不眠,獨自端坐於室內,凝然不動有如木偶一般。

  清仁宗嘉慶元年(西元一七九六年)七月十五日,登上吳山,正值入夜時分,看見山下燈光相互輝映,其光明閃耀於心目之中,因而有所省悟。回來後,告訴華藏,華嚴又令起信遍參各地的善知識。到了蘇州,遇到會一傳公,向他開示念佛法門。起信法師隨即返回杭州,閉關於古梅庵,每日課誦阿彌陀佛十萬聲,偶爾會作詩文,都是指歸淨土。曾經作念佛歌曰:

  「念佛好!念佛好!萬事從頭一筆掃。 幾回背父走風塵,旅邸神魂多顛倒。
   不參禪,不研教,一鑪香篆縈繚繞。 奔波肩擔沒來由,訪友尋師何日了。
   休外求,只內照,衣裏摩尼無價寶。 應聲現色忒分明,六道神光誰欠少。
   水自流,山自峭,靜裏觀來都入妙。 笑他名利日忙忙,自在真修誰能造。
   月沈西,鐘報曉,漫說容顏未衰老。 古來賢哲若河沙,誰非白骨埋荒草。
   獨此心,無壽夭,脫離苦海無煩惱。 百年身世等空華,空華勘破一長嘯。
   缽囊懸,拄杖拗,撇卻塵緣歸路早。 人生定數已安排,佛本天真非矜造。
   閒住庵,懶談道,吏難役兮君難召。 禪床鎮日坐忘機,碧眼胡僧覷不到。
   曝晴檐,補破襖,一盂脫粟隨緣飽。 敢云閉戶慕清高,亦非目視諸方藐。
   生寡交,死絕弔,氣盡皮囊便撇掉。 土埋火葬總由他,不賸兒孫免不肖。
   苦莫悲,喜莫笑,總是浮生夢未覺。 大家拋卻瓜葛藤,刀環請唱還鄉調。
   有一言,最簡要,世人如入羅網鳥。 欲脫羅網何處求,唯有勸君念佛好。」

  清仁宗嘉慶十七年(西元一八一二年)十月十九日,往生於東園的隱修庵。臨終時,盥沐更衣,端坐念佛而逝。經過一段時間,頭頂的熱氣仍可灼手。抬起他的遺體入龕柩,身輕猶如一件毛毯。其父親華藏以聯句稱讚云:「頂煖決生安樂剎,身輕顯示涅槃心。」時年三十七歲。(钁頭吟并序。染香集)

--------------------------------------------------------------------------------

清 真傳

  真傳。字會一,俗姓何,蘇州吳縣人。年十九歲時,遇到懶珙和尚,指導開示他佛法的大要,並為他授五戒。後來彭二林(彭際清)居士,招攬他進入文星閣,真傳於是拜彭二林為師並自稱為弟子,與其一起共修念佛三昧。年二十八歲,前往杭州的崇福寺出家,研究楞嚴、唯識的深奧義理,為人講說時,其言詞旨意明瞭而流暢。後來住在嘉興的楞嚴寺,發願募款修造大藏經的字版。動工一段時間後,忽然疾病發作,因此退隱到蘇州的鳳巢庵,一心一意歸向西方淨土。

  清仁宗嘉慶十七年(西元一八一二年)正月末,告訴徒弟說:「你們不要驚訝,明日我將去了!」到了入夜時分,急忙起身端坐,向著西方念佛,含笑而往生。時年五十三歲。(參茶老人集)

--------------------------------------------------------------------------------

清 達純

  達純。字粹修,號悉檀,俗姓朱,嘉興(浙江)桐鄉縣人。從小剃髮出家,居住在嘉興的覺海寺,精進修行淨土法門,共有十六年。並建築西方三聖殿,在每年春冬二季舉辦精進的念佛法會,遠近的人士大多受其感化,一時僧俗二眾雲集共修念佛。達純法師曾經修習般舟三昧兩次。有一天晚上,夢見一朵大蓮華從空而降,從此以後知見超然卓越,辯才無礙。

  彭二林居士遠聞其道行,因而延請他住在流水居及文星閣,帶領大眾念佛修行,每日的課程非常嚴密緊湊。經常演講雲棲大師著作的《阿彌陀經疏鈔》,以及天台宗的教義,如是歷經十年而不倦怠。接著在南禪寺闡揚佛法,致力將南禪寺的種種破廢全部重新整理興造,然而其修習淨土的行業卻從不間斷。後來退隱於殊勝庵,更加精進念佛。

  清仁宗嘉慶十八年(西元一八一三年)冬天,示現疾病。次年的春天,料理寺院的事務完畢後,寫信催促正在南禪寺的徒弟悟靈回來,信上說:「我將往生,要你回來訣別。」二月十三日,召集大眾念佛,沐浴更衣,跏趺端坐並說偈頌曰:「多生濁苦纏綿,一旦逍遙變遷。快彌陀影現,廓然別有一天。」隨即合掌而往生。時年六十三歲,僧臘五十七年。(悉檀吟稿。染香集)

--------------------------------------------------------------------------------

清 靈徹

  靈徹。杭州人,在他居住郡縣的寶壽寺出家,精進念佛十餘年。年過五十歲以後生病,於是召集大眾念佛,以七日為期,自己也盡力隨眾念佛,到第三天,突然向大眾辭謝說:「我已得生淨土了!諸位大德要努力啊!」說完後即往生。此時為清仁宗嘉慶二十年(西元一八一五年)。(染香集)

--------------------------------------------------------------------------------

清 道守

  道守。安徽鳳陽人,出家於九華山。三十年中訪遊歷各個叢林,平日生活清簡,除了一瓶一缽之外別無他物,安然淡泊自得其樂。後來,住在嘉興縣鍾埭鎮上的古寺,閉門念佛達四年之久。

  清仁宗嘉慶二十三年(西元一八一八年)春天,有一天忽然駕著小舟入城,到處勸勉施主專心念佛,其言意極為懇切。隔日,有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來探視他,見到寮房的門還沒打開,於是推開小門察看,才發現道守法師已經端坐往生了。(染香集)

--------------------------------------------------------------------------------

清 列權

  列權。字天聖,浙江海寧人。歸依定高和尚為其弟子,和徹迷法師(見本書頁一八)一同居住在延恩寺,精進念佛。清仁宗嘉慶二十三年(西元一八一八年)冬天,對人說:「我將要往生了!」於是奔走告別四周的鄰居,大眾皆感到驚奇訝異,想要為他送行,他辭謝說:「不必如此,時候尚未到。」隔日,參加晚課一如平時,到二鼓(晚上九~十一時)才回寮。等到寺眾第二天早晨起來時,才發現列權法師已經端坐往生了。(染香集)

--------------------------------------------------------------------------------

清 佛度、絕相

  佛度。安徽歙縣人。居住在蘇州的南禪寺,平日過午不食,只有靜坐而不躺臥床席休息,專修淨土法門。清仁宗嘉慶二十三年(西元一八一八年)春天,患疾病,於是向道友們辭行,然後端坐而往生。

  當時有一位出家眾絕相,是福建嘉禾人,也住在南禪寺,與佛度在道業上的友誼頗為融洽。因面貌極為醜陋,人們大多輕視他。絕相法師整天沈默不語,持過午不食戒。早晨禮拜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及大悲懺,其餘的時間,一心誦念佛號不絕於口,夜裡則面向西方端坐,如此用功修行達二十年之久。等到佛度法師往生後,絕相才說:「他去了,我也將隨之而往。」於是沐浴焚香,面向西方合掌而往生。(染香集)

--------------------------------------------------------------------------------

清 覺源

  覺源。字性海,安徽定遠張氏的子弟。自幼聰穎過人,九歲時,儒家五經皆能背誦。年二十歲,入縣學,其文采名聲日益遠播,不過覺源無心於官途,而常懷出世之志。後來,閱讀《華嚴經》、《法華經》,多有契悟。沒多久父母相繼去世,於是決心立志出家,而在金陵耆闍律師的座下剃髮為僧,接著禮封崇皓清律師受具足戒,當時覺源法師已經四十歲了。

  他自認為出家較晚,所以修持苦行,並且堅持嚴守戒律,如不妄語、過午不食、手不觸金銀寶物,及身不穿著獸毛蠶絲等。曾經在投子山閱讀完整部的大藏經,行二時(正月十五日~三月十五日及八月十五日~十月十五日二個時段)的頭陀苦行。周各地參訪善知識,後來聽聞焦山的借庵禪師,是曹洞宗門下著名的高僧,於是特地前往參訪叩問,因機緣契合而蒙受禪師的印證認可。

  然後住在焦山中閱讀大藏經,更加深入教海。對於《華嚴經》深奧的義旨,特別有心得。覺源法師口誦或是披閱《華嚴經》不下數百次,乃至於背誦能不遺漏一字。時常為僧俗二眾開示演講《華嚴經》之大義,往往能夠闡明經義幽深之處,並將義理分析得極為精微,所以使聽講者豁然開通,因而自取別號為『一真法界』。不久之後棲心仰望於西方極樂淨土,每日課誦阿彌陀佛名號十萬聲,而且從不躺臥床席休息有數十年之久。

  晚年,受石谷成公的延請居住在高旻寺。覺源法師一向患有足疾,雖然病情日漸嚴重,但六時中的禮拜從不間斷。後來又加禮淨土懺及彌陀四十八願,禮拜完畢後,隨即稱誦佛名不絕於口。平時見到人也不說閒話,只以求生西方的淨土法門,諄諄勸勉而已。居住在高旻寺共計十餘年,僧俗二眾大都欽佩他高尚的品德道行。

  清仁宗嘉慶二十四年(西元一八一九年)六月,忽然想回去焦山,成公堅持挽留他,但覺源不答應。後來回到焦山才過一個月,即示現些微的疾病。於八月二十六日早晨起來,要求沐浴之後,即端坐念佛,如入禪定一般地往生。遺體火化時,祥瑞的雲彩盤旋於空中。有五色的光明,從火燄之間透出升起。獲舍利子三大顆,晶瑩潔淨如玉,現在珍藏於焦山。世壽六十九歲,著作有淨土詩百首流行於世。(染香集)

  評曰:「從前有人說:『教義通達而且持戒精嚴者,其往生的品位最高。若教義通達而不持戒律者,則流轉於鬼道中。』覺源法師如此持戒,又如此參修,難道不是教義通達並持戒精嚴的人嗎?那些輕視戒律、不重實修而只有高談般若的人,實在是十分的危險啊!」

--------------------------------------------------------------------------------

清 正真

  正真。字達宗,湖廣湘潭縣(湖南)人。曾經參訪高旻寺的昭月貞公。後來,朝廷的官員請他住持鷲峰古寺。初就任時,寺院是斷垣殘壁、房屋老舊,真可以說是人不堪其憂,而正真法師卻安然而自得其樂。不久之後施主普遍雲集,於是寺院的百種破廢全部興起,依次地興建種種大殿樓閣,又購買田地數百頃。

  正真法師親自領眾念佛,只要是來求法的人,雖然是卑下的奴婢也不忍放棄,都開示指導他們持名念佛的法門。當時的宰官和士大夫,以及遠近的僧俗二眾,皆欽仰其品德道行。其中以太史(史官,兼天文曆法)姚姬傳、觀察史(官位次於節度史,掌一道或數州之官員)章淮樹最為護持。

  有一日,章淮樹邀請正真法師,兩人相對坐於房中的床榻上,章淮樹喚二位侍妾出來,並請正真法師為他們講授經典。正真說:「授經的禮儀法度,必須要擺設案桌於中庭之內,然後焚香供佛虔誠恭敬,方能請法師講經說法。否則,是輕慢佛法。」章淮樹於是按照他的教示,等到大家一離開床榻時,樑木竟然下墜而把床榻壓碎,章淮樹感到驚異,便與二妾一同向正真法師求受戒法。後來,捨二妾出家為比丘尼,精進修行淨土法門。

  不久之後,正真法師慨然而有退隱之志,於是摒除斷絕一切的塵緣,著作淨土詩偈若干首。清宣宗道光元年(西元一八二一年)正月九日,命令傳法弟子脫凡到寮房,一起談論極樂世界安樂勝妙之處,當時正真法師面貌和悅、神情安詳,隨即獨自敲打木魚念佛一段時間,命令脫凡過堂食粥去。等到脫凡回來後,正真已換上新衣往生了。(染香集)

--------------------------------------------------------------------------------

清 東瓜和尚

  東瓜和尚。不清楚他的名字,俗姓孫,杭州人。喜歡吃東瓜,因此人稱他為『東瓜和尚』,出家於華嚴庵。為人沈默不語,整天遊行於街市之間,無論寒暑從不間斷,歷經十餘年,眾人始終無法測知他的境界。與鄰庵僧人慧照為友,即將圓寂的前一個月,告訴慧照說:「新年的正月初六,我將走了,你要來送我。」

  到約定的那一天,東瓜和尚從法慧庵應齋回來,看見慧照法師已等候多時,於是問:「你為何來此呢?」慧照笑著說:「你和我相約說要往生,現在特地來相送啊!」東瓜和尚說:「假使沒有你的提醒,我幾乎都忘掉了。」於是自己盥沐、更換新衣,禮佛完畢後,告訴慧照說:「既然要走了,不可沒有偈頌,請你為我寫下來。」偈頌云:「終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世人都不識,別有一天堂。」說完後,神情和樂而往生。(染香集)

  評曰:「預知時至而屆時又忘記往生日期者,前有道證法師,在此又再次見到,為何他們的生死都如此自在呢?探究他們之所以能如此者,沒有別的,只是心佛相應故。現今的人,其念佛的功夫,每日僅有片刻的時間,且不能專一心念於西方極樂淨土,而卻也希望臨命終時能有瑞相感應,這實在是很困難的啊!」

--------------------------------------------------------------------------------

清 定基

  定基。字琳琇,浙江臨海人,出家於天台山,受具足戒後,到處參訪善知識。晚年居住在蘇州的一處靜室,閉關九年,發誓不食鹹味。曾經刺舌血用來書寫《華嚴經》八十一卷。每日誦念阿彌陀佛為平常的功課。清宣宗道光元年(西元一八二一年),前往鄮山禮拜阿育王塔,並在手臂上燃香供養,此時塔中的舍利子出現了黃白二顆的珠子,其形狀大如蓮子,光芒耀目。回來後,得蠱疾而醫藥無效。

  其法侶乘戒前往探視,並策勵他要一心念佛,求生淨土。定基說:「好!」於是在床榻前,供奉阿彌陀佛接引的聖像,命令庵內僧眾輪流念佛。到了第七日,忽然坐起來,要求沐浴更衣,並說:「請儘速邀請乘公來。」徒弟遵從其囑咐而去。乘戒來到時,定基感激地對他說:「承蒙您為我開示念佛,今天早晨見到大勢至菩薩來接引,我得中品中生了!」於是閉目合掌而往生。此時大眾都聞到異香,很久之後才消失。時年五十八歲。(舍利瑞應錄)

上一篇:净土圣贤录续编易解卷二
下一篇:净土圣贤录易解卷九
我要纠错】【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 地藏莲社 © 2006 - 2010 diz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地藏莲社    粤ICP备11035149号    QQ:5981951
网址    www.dizh.com    www.dizh.net
众生渡尽方证菩提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技术支持:易点内容管理系统(DianCMS)